2014年10月18日 星期六

何者

何者
NANIMONO
朝井遼——著
張智淵——譯
貓頭鷹——出版
以親近的筆法描述現代人依賴網路訊息,卻忽略面對面溝通,真實描寫社會型態,令人反觀自我的書。
——Bella莊蕙如(旅行繪畫家)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必須要用短短幾個字來表現自己?臉書或部落格的首頁,要寫得簡單明瞭,讓人一目了然。推特必須在140個字以內。求職的面試則要先從關鍵字開始。只能在有限的篇幅和小到不能再小的照片來描述自己時,該怎麼選擇和取捨用語呢?
就這樣,我們使用著簡短的文字度過了每一天。為了把每天記錄下來,更新訊息,為了用最少的文字來表現自己,於是捨棄了一些字,選擇了另外一些字。
我們變得要在沒有人知道的地方,才能下定決心。正因為隨手就能發送一些瑣碎的小事,所以真正重要的事不斷地隱沒其中,被掩藏了起來。
……
我注視著紙張的白色部分。
真正重要的事會被埋沒,能輕易、隨手就能傳達的事情愈來愈多,但相對地,真正想傳達的事卻愈來愈難以傳達。
真正重要的事,並不會寫在推特、臉書或是簡訊裡,把真正想說的事寫在那種地方,即使獲得了回應,也不會因此感到滿足。然而,想在網路上展現什麼的自己總是存在,所以不知不覺間,會與現實中的自己逐漸產生落差。「你再推特上看起來明明就不是那樣。」為什麼要被誰這麼隨便評論呢?只有自己的大頭照仍是活力充沛的模樣,始終存在在那裡。
「我覺得那是錯的。」
澤學長總是對我說:有什麼事不要傳簡訊給我,直接打電話過來。
「因為,如果必須簡潔地表現自己,那麼沒有被選擇的用語會遠遠多於被選擇的用語。」
澤學長是只存在這個現實之中的人。
「所以我想,沒有被選擇的用語一定會相當程度地表現出那個人。」
「無論是什麼,在大腦裡永遠是傑作。」
我邊說邊起身,朝這間公寓的大門方向走去。
「你永遠只會空想,無法付諸行動。」
那就跟我對銀二說過的話一模一樣。我在心裡想著,這句話,是為了現在這一刻所準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