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過於喧囂的孤獨 Příliš hlučná samota

過於喧囂的孤獨
Příliš hlučná samota
(Too Loud a Solitude)
Bohumil Hrabal──著
楊樂雲──譯
大塊文化──出版
Bohumil Hrabal
這張照片讓我想到Pablo Picasso也有幾張穿著黑白條紋的照片
via wiki
Only the sun has a right to its spots.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三十五年了,我置身在廢紙堆中,這是我的love story。三十五年來我用壓力機處理廢紙和書籍,三十五年中,我的身上蹭滿了文字,儼然成了一本百科辭典──在此期間我用壓力機處理掉的這類辭典無疑已有三噸重,我成了一只盛滿活水和死水的罈子,稍微側一側,許多蠻不錯的想法便會流淌出來,我的學識是在無意中獲得的,實際上我很難分辨哪些思想屬於我本人,來自我自己的大腦,哪些來自書本,因而三十五年來,我同自己、同周圍的世界相處和諧,因為我讀書的時候,實際上不是讀,而是把美麗的詞包含在嘴裡,嘬糖果似地嘬著,品烈酒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呻著,直到那詞句像酒精一樣溶解在我的身體裡,不儘滲透我的大腦和心靈,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騰,衝擊到我每根血管的末梢。
via toutelaculture
1994年上映的同名電影,由Věra Caïs執導。
我承認先愛上伊利·曼佐的電影,才認識赫拉巴爾這位作家,然後成為他忠誠的書迷。《過於喧囂的孤獨》簡直令人敬畏!在近乎荒謬的喜感中,寄藏著龐大的寂寞;篇幅輕薄短小,卻有令人驚訝的浩瀚。在愈來愈少人讀書的年代,這本小說甚至像篇早已寫就的預言。
──聞天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