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魔王

魔王
伊坂幸太郎——著
龔婉如——譯
獨步文化——出版
via amazon
「總之,時代正在改變。」
——巴布狄倫《時代正在改變》
Franz Schubert - Der Erlkönig
Wer reitet so spät durch Nacht und Wind?
Es ist der Vater mit seinem Kind;
Er hat den Knaben wohl in dem Arm,
Er fasst ihn sicher, er hält ihn warm.
Mein Sohn, was birgst du so bang dein Gesicht? —
Siehst, Vater, du den Erlkönig nicht?
Den Erlenkönig mit Kron’ und Schweif? —
Mein Sohn, es ist ein Nebelstreif. —
„Du liebes Kind, komm, geh mit mir!
Gar schöne Spiele spiel’ ich mit dir;
Manch’ bunte Blumen sind an dem Strand,
Meine Mutter hat manch gülden Gewand.“ —
Mein Vater, mein Vater, und hörest du nicht,
Was Erlenkönig mir leise verspricht? —
Sei ruhig, bleibe ruhig, mein Kind;
In dürren Blättern säuselt der Wind. —
„Willst, feiner Knabe, du mit mir gehn?
Meine Töchter sollen dich warten schön;
Meine Töchter führen den nächtlichen Reihn
Und wiegen und tanzen und singen dich ein.“ —
Mein Vater, mein Vater, und siehst du nicht dort
Erlkönigs Töchter am düstern Ort? —
Mein Sohn, mein Sohn, ich seh’ es genau:
Es scheinen die alten Weiden so grau. —
„Ich liebe dich, mich reizt deine schöne Gestalt;
Und bist du nicht willig, so brauch’ ich Gewalt.“ —
Mein Vater, mein Vater, jetzt faßt er mich an!
Erlkönig hat mir ein Leids getan! —
Dem Vater grauset’s; er reitet geschwind,
Er hält in Armen das ächzende Kind,
Erreicht den Hof mit Mühe und Not;
In seinen Armen das Kind war tot.
「兒子啊,你為什麼遮著臉?」
「父親,你看不見嗎?有一個戴著王冠的魔王啊。」
「那是霧啊。」
「父親,你聽不見嗎?魔王在說話呀。」
「那是枯葉掉落的聲響啊,冷靜一點。」
「父親,你看不見嗎?魔王的女兒在那裡呀。」
「我看見了,但那是柳樹呀。」
「父親,魔王抓住我了。」
說不定那傢伙是魔王喔

犬養今年三十九歲,三十九歲正是墨索里尼取得政權的年紀喔
我無法將視線從那片西瓜上移開。我心想,因為害怕而打顫原來就是這麼回事,同時也感到驚訝。這應該就是法西斯的恐怖吧。
法西斯究竟是什麼?這個問題並沒有明確的答案。至少我不知道。這是一個誕生於二十世紀,獨創的、反理性的、本能性的政治體系,但就結論而言,卻等同於無意義。硬要解釋的話,法西斯具有「統一狀態的」的意思。據說,法西斯來自法文「faisceau」,意即「將幾把槍枝前端湊齊綁緊豎起」。而這麼說來,「西瓜籽的排列」不正是如此嗎?這種讓人在生理本能上感受到的抗拒,不是很接近法西斯所具備的恐怖感嗎?用用你的腦,用用你的腦。
用用你的腦,馬蓋先

「說不定法西斯比我想像中更容易發生。」

「法西斯到底哪裡不好了?」

「墨索里尼曾經說過,」
「非常可惜地,法西斯不是一種思想,而是一種行動。」


「希特勒虐殺了六百萬人耶。」

「那民主主義就是好的嗎?民主主義殺了多少人?整個社會都是被寵壞的、傲慢的年輕人,還有一些對自己以外的事物絲毫不感興趣的人。他們都是些只懂得透過網路和外界溝通的傢伙。所有人都被各式各樣的資訊麻痺了頭腦。住宅區裡不斷發生青少年險被綁架的事件,性病在十幾歲的年輕人之間蔓延。
這樣的世界是正常的嗎?

人生要是少了一股想要改變世界的衝進,就沒有生存的意義了

「套句尼采的話,我們的靈魂由於不懂偉大的事物,所以超人展現的溫柔,也會被當作是可怕的事物。」

「世界上最昂貴的娛樂,就是原諒他人。」
嶄新的詩人吶
從山嵐、從雲端、從光
獲得嶄新而透明的能量
向人類和地球暗示他們所應有的姿態
新時代的馬克斯啊
把這個因為盲目衝動而轉動的世界
改變成完美且美好的結構
犬養緩慢地說:「尼采曾經說過,任何民族,所有的民族都有自己獨特的語言來評論善與惡。而國家就是運用各種言語和謊言,來包裝善與惡。不管國家說什麼,都是謊言,不管國家擁有什麼,都是竊取而來的。」

又是尼采,我不由得身心警戒。

如果來了一陣兇猛的洪水
我也不想被水沖走
我想變成一顆聳立其中屹立不搖的樹

不要相信我!
覺醒吧!

熄燈囉

只要有意志力和金錢,就能推動國家
諸君啊,這股抖擻的
從諸君的未來國度吹來的
透明而純淨的風,感受到了嗎?
只有我感覺到魔王的存在,但不管我怎麼嘶吼、大聲疾呼或是害怕得直打顫,身邊卻沒有人感覺到魔王的存在。

「時代一點也沒有改變。感覺有點荒唐。」
——太宰治《可惱的年鑑》

via manga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