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9日 星期四

如何閱讀文學 How to Read LITERATURE

如何閱讀文學
How to Read Literature
Terry Eagleton——著
黃煜文——譯
商周——出版
閱讀文學的重點,不只是作品「說了什麼」,更包括它「如何說」。 
尼采所稱的「慢讀」傳統正面臨逐漸消失的危機。
泰瑞‧伊格頓將這本書分為幾個主題來討論文學,敘事、情節、人物、文學語言、小說性質、批判性的詮釋問題、讀者的角色與價值判斷。
  1. 開頭 Openings
  2. 人物 Character
  3. 敘事 Narrative
  4. 詮釋 Interpretation
  5. 價值 Value
書中也討論一些著名文學的作者,以及一些文學思潮如古典主義、浪漫主義、現代主義和寫實主義。

泰瑞‧伊格頓提供一些基本的批判工具給讀者,培養出對文學作品的語言敏感度,而這本書就是初學者的一本指南。


Chapter 1 開頭

這一章用一群學生討論艾蜜莉‧勃朗特(Emily Bronte)的《咆哮山莊》 這本文學的故事作為開頭。
研究文學的學生最常犯的錯誤,就是他們直接探求小說或詩說了什麼,而忽略了小說或詩用什麼方法來說。這種閱讀方式,忽略了作品的「文學性」。
在閱讀文學時,應該留意作品的語調、節奏、情緒、文類、文法、句法、組織、韻律、敘事結構、斷句、歧義,這些都屬於文學的「形式」。

複雜的觀看(complex seeing)
如在《咆哮山莊》裡就有多個敘事者、多種觀點,在多種的觀點裡,小說的作者並沒有叫讀者做出選擇。事實上,多個選擇可能都是正確的,也可能都不正確。
但這不表示我們必須從中選擇一條合理的中間路線。在悲劇裡,中庸之道極為難尋。
而其姊姊夏綠蒂‧勃朗特(Charlotte Bronte)的《簡‧愛》則只用一種觀點描述。

諷刺的開頭
“It is a truth universally acknowledged, that a single man in possession of a good fortune must be in want of a wife.”
——Jane Austen, Pride and Prejudice
“Call me Ishmael.”
——Herman Melville, Moby-Dick
文字的細節
四月份的一個晴朗、寒冷的日子裡,時鐘敲了十三下。溫斯頓‧史密斯下巴緊挨著胸膛,想躲避討厭的寒風吹襲,他快速通過勝利大廈的玻璃門,但還是免不了颳進一些砂石。
——George orwell, 1984
1984》是一部反烏托邦小說(dystopian novel),寫的是一個全能的國家可操控一切,從過去的歷史到民眾的心靈習慣,無所不包,而勝利大廈就是這個全能國家的象徵。
但第二句話中的寒風所颳進的砂石,卻隱隱表示著在這全能國家的隨機與偶然,它們代表著無韻律或無理性之物,不被灌輸已經安排過的各種意義。也許,也可以把砂石看成是小說描述的極權政權的相反物,是一股反對的力量。
這個政權無法排除偶然,就像勝利大廈無法完全隔絕砂石一樣。
當然這未必是歐威爾的原意,因此讀者必須在閱讀的過程中,試著找出理由來說明自己的詮釋。

Chapter 2 人物
在十九世紀,文學對工人階級來說是一種感受方式,它讓工人有機會想像騎馬帶著一群獵犬外出打獵是什麼樣子,或嫁給貴族是什麼感覺,因為這些事情現實上不可能會發生。因此詩與小說值得閱讀的理由又多了一個。

稍微可惜的一點是,我覺得這本書並沒有很好讀,我也來不及讀完它就還了,也有可能是我狀況不好吧!
不過比起泰瑞‧伊格頓的其他著作,確實相對來說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