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2日 星期三

希特勒回來了! ER IST WIEDER DA

希特勒回來了!
ER IST WIEDER DA
Timur Vermes——著
管中琪——譯
野人——出版
這回不打閃電戰,他要用電視和網路橫掃全世界!

這位在德國、二戰、在至今的歷史上最具爭議的人物。

他,回來了。

兼具有趣和令人吃驚的情節,細緻且有依據地研究了狂熱政客的威權特質,同時也巧妙的抨擊當代西方文化。是一本重量級的重要著作。
——英國《獨立報》
這本書一方面喧囂得詭異,因為主角完美再現獨裁者所使用的語言;但另一方面卻令人笑聲陡然卡在喉頭。
——明星週刊(Stern)

談強者
沒有人回答。很好,甚至可以說非常好。強者,獨身一人時最具有力量。如同往昔,這點同樣也適用於此時此刻,甚至更甚以往。我終於徹底領悟了,拯救民族須仰賴我一人的力量,獨自拯救地球,拯救人類。而命運之路的第一步是通往洗衣店。(p.61)
談謹慎思考
日常生活中,謹慎思考(而且始終和冷靜果決相輔相成),在多數情況下能讓人取得優勢。面對戰壕裡的恐懼,存活下來的往往是這種人。他們保持頭腦冷靜,一路抽著煙斗穿越戰線,而非像個聒噪的長舌婦一樣四處鳴鳴哭訴。當然,抽菸斗無法保證在危機情況中一定能存活,在兩次世界大戰中,抽菸斗的人明顯也會被殺害。如果認為菸斗具有保護功用,你甚至可能就是個白癡病患者。完全不抽菸的人,即使沒有菸斗,沒有香菸,也一樣行得通,就像我一樣。(p.69, 70)
談領袖人物
認為一個領袖人物必須無所不知,是一種普遍的錯誤信念。他不必萬世皆知,也毋須掌握多數知識,甚至一無所知也無所謂。他可以是無知中的最毫無所知者。是的,即使不幸遭到敵人砲彈攻擊,導致眼盲耳聾,腳裝義肢,或者甚至斷了手、缺了腳,而且在升旗典禮不可能行德意志舉手裡,也無法演唱《德意志之歌》,沒有光采的眼睛、只能留下苦澀之淚,也都能成為領袖。我甚至敢說一位領袖人物的特質中,即使記性不佳也無妨,完全可以容忍。
因為領袖的特殊才能並非在於堆積枯燥的事實,而是迅速做出決斷,並且承擔責任。(p.108)
談樹葉清潔工
我第一次觀察著那男人時,簡直看得火冒三丈。一大早約莫九點左右,我就被難以忍受的刺耳嘈雜聲吵醒,就像有人將火箭砲「史達林管風琴」(Stalinorgel)擺在我枕頭旁邊似的。我怒火中燒下了床,衝到窗邊往外瞧,一眼就看見了那個男人拿著樹葉吸入器正在幹活。我更加怒火不可遏,因為周遭樹木迎風款擺,明顯是個起風的日子。誰都能清楚判斷這天特意要將一處落葉吹到另一處,有多麼愚蠢無益。我原本打算衝出去,和他大肆理論一番,但是接下來,我想到了更好的方式,因為我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這個男人收到命令要他吹掃落葉。他懷著狂熱的忠誠執行了命令,而那是陸軍參謀總長蔡咨勒(Kurt Zeitzler)也應該具備的優秀特質。一個男人遵從一項命令,就是如此簡單。他有抱怨嗎?有大吼大叫說在多風的日子裡,那樣做毫無意義?不,他勇敢無畏且恬淡寡欲,默默在吵雜中履行義務,正如黨衛軍忠誠的男子漢一樣。他們可以哀嘆道:「我們該拿這麼多猶太人怎麼辦,他們被送進來的速度比我們把他們送進毒氣室的速度還快,實在一點意義也沒有!」但是數以千人仍義無反顧,不畏重擔執行任務。
我感動莫名,迅速穿好衣服,來到戶外。我走向他,一隻手放在他肩頭上說:「我親愛的同胞,我想要向你表達衷心的感激之意。我會為了您這樣的人繼續戰鬥,因為我明白:從這部樹葉吸入器,甚至從每一部樹葉吸入器中,湧現出國家社會主義熾烈的生命力。」(p.114, 115)
談電腦
接下來,她向我介紹人類歷史上最嘆為觀止的成就:電腦。(p.125)
談智慧型手機的接法
我是希特勒!」我大聲吼道,「這裡是元首總部!」我感覺自己彷彿置身在一九一五年的西方戰線。
「拜託您按下綠色的按鈕。」書報亭小販叫說,聲音流露出某種哀愁。「我痛恨華格納。」
談政治人物運動
人一旦被迫要激發創意,結果往往跑出荒誕怪異的建議,屢試不爽,譬如他們竟要我拍攝「元首上銀行」或者「元首去游泳」之類不可思議的新聞。我會斷然拒絕這類荒唐蠢事。人民其實不怎麼喜歡看見政治人物運動。取得政權不久,我也停止了相關運動。這種事交給足球員、舞蹈家就能辦到。人民每天都能觀賞到他們施展完美、甚至是偉大的藝術。例如運動選手在田徑比賽中擲出成績優異的標槍,表現精采絕倫,看了賞心悅目。想想看,若換成戈林或是那位年事已高的女總理上場,體態臃腫沉重,誰會想看?畫面一點也不美觀。(p.186)
還有,領袖穿著泳褲,簡直是集天下荒謬之大成,當年誰也沒有辦法勸阻墨索里尼別這麼做。最近俄國那個有問題的國家領導人也有樣學樣,他毫無疑問是個有意思的人,但是對我而言,那正巧說明了:政治人物一旦脫下襯衫,政策也會跟著完蛋。因為他只會說:「請看這裡,親愛的民族同志,我有一個驚人的發現:沒了襯衫,我的政策更加出色。」
那是多麼愚蠢的說法啊?
我還讀到不久前甚至有德國國防部長和一個下賤的女人在泳池裡讓人拍照,而軍隊不久才剛被派到前線,在戰場驕勇奮戰。若在我麾下,早卸下這個人的軍職了。我不要他寫卸任信,反而會讓人放把手槍在他辦公室桌上後離開,裡頭有顆子彈。如果這個下流胚還懂點規矩,就會明白該怎麼做;假如不知道,隔天就會有人發現他頭裡吃了顆子彈,臉朝下倒臥在公園裡的兒童戲水池。如此一來,殺雞儆猴,其他人就會明白穿著泳褲在背後欺騙軍隊的話,將會發生什麼事。
不,我死也不會考慮這類游泳鬧劇。(p.187)
談經濟
在以前,根本沒人對經濟感興趣,如今卻見人人緊盯著經濟變化,讓經濟恐怖主義把自己嚇得惴惴不安。一下子投資股票市場,一下子趕快撤出股市資金,然後又是黃金,又是債券,最後還來個房地產。市井小民被迫操起財經專業人員的副業,最後只落得辛苦掙來的存款被人拿去當作賭注,自己則成了賭注的旗子。荒謬至極!人民應謹守本分殷勤工作,繳納稅款,而一個認真盡責的國家則應使其得以免於財務恐懼!(p.230)
政策允許媒體危言聳聽,製造恐慌,著實是愚蠢到了極點。面對如此混亂,其平日的一籌莫展更顯得愚蠢無能。擔憂與驚恐越大,政治蠢蛋越是束手無策。我認為,人民逐日清楚有那些半調子尸位素餐,占據責任重大的位置,卻辦事不牢靠,這才合情合理。而不久前有百萬人拿著火炬和乾草叉,集結在國會前高聲疾呼:「你們把我們的錢怎麼了?」確實令我震驚結舌。(p.230, 231)
談自己
克羅邁爾小姐嚴厲批評我的畢生事業,卻令我心痛。至少是我截至目前為止的一生。因此我決定直言不諱,走上不虛假的永恆真理道路,德國人的正派道路。我們德國人本來就不會說謊,至少說得不太好。(p.295)
「您是位女士,」我寬容地說:「而女人很容易情緒衝動,這是大自然的希望,男人相對客觀實際。我們別去分好或不好諸如此類的範疇,重點在於解決任務,認清目標,設定目標,追求目標。這些問題不容許多愁善感!這是關乎我們未來最重要的問題。話聽起來或許刺耳,但是我們不可對過去哀嘆連連,而是要從中記取教訓。發生的事已然發生。錯誤之所以存在,不是用來讓人追悔遺憾,而是別重蹈覆轍。我即使遭遇過一場大火,接下來幾個星期、幾個月,也不會為了那棟老房子哀怨垂淚!我屬於會建設新房子的人,蓋一棟更好、更堅固、更華美的房舍。但是,我在其中不過扮演天命賦予我的小角色。對於新房子,我純粹是卑微的建築師。而業主,克羅邁爾小姐,業主是德意志人民,而且也必須是德意志人民。」(p.296, 297)

《火鉗酒》(Die Feuerzangenbowle):1944年二戰期間上映的德國電影。根據同名小說改編而成。
《女武神的騎行》(Walkürenritt):華格納(Richard Wagner)著名歌劇《尼博龍根的指環》第二部《女武神》中的前奏曲。在小說中,希特勒將它設為鈴聲。
《大獨裁者》(The Great Dictator):1940年首映,內容諷刺希特勒和納粹主義,譴責法西斯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