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2日 星期日

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

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
東京タワー 〜オカンとボクと、時々、オトン〜
Lily Franky(中川雅也)——著
曹姮——譯
時報——出版
人類所能夠承受的情感,已經到達極限,因此,人類將永遠無法再發揮任何潛力。
當我們意識到「幸福」這美好的感覺時,對於所謂的尚未發揮潛力,就不值一顧。
終究,青鳥就在自己家的鳥籠中。如同故事中奇爾奇爾和米琪兒兄妹四處追尋幸福的青鳥後,發現他其實是在自己家的鳥籠裡一樣,「幸福」也在「家庭」裡。
人類是否永遠無法逃離這個法則呢?如果真是這樣,那麼人類就是一種完全沒有可能性和意外性的動物,不過,也因為這樣,才是如此溫暖、如此可愛的動物吧。
青鳥就在家裡。
人們追求真正的原色。想起了小學時候爸媽買的十二色水彩那種簡單的顏色,以及那顆單純的心,於是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發楞。曾經,一色的深綠顏料可以幻化為各種不同層次的綠色,因為懷念而下意識地尋找著,然而,在這個城市卻完全無法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