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3日 星期六

嫌疑犯X的獻身

嫌疑犯X的獻身
容疑者Xの獻身
東野圭吾——著
劉子倩——譯
獨步文化——出版
他再次感受到,自己並不需得到任何人的肯定。他的確有發表論文、受人評價的慾望,但那並非數學的本質。是誰第一個爬上那座山固然重要,但只要當事人自己明白那件事情的意義就夠了。

那是一年前的事。當時石神在屋裡拿著一條繩子,正在找地方掛。公寓的房子,出乎意料地缺乏這種適合上吊的地方。最後他只好在柱子上釘個大釘子。把做成圓圈的繩子掛在那上面,確認加上體重後是否撐得住。柱子發出吱呀的聲音,但釘子沒彎,繩子也沒斷。 
他已毫無留戀。沒有理由尋死,但也沒有理由活著,如此而已。 
他站上台子,正要把脖子套進繩索時,門鈴響了。 
那是扭轉命運的門鈴聲。

開門一看,門外站著兩名女子,好像是母女。 
看似母親的女人自我介紹說是剛搬來隔壁,女兒也在一旁鞠躬。看到兩人時,石神的身體彷彿被某種東西貫穿。 
怎會有眼睛這麼美的母女?他想。在那之前,他從未被什麼東西的美麗吸引、感動過,也從不了解藝術的意義。然而這一瞬間,他全都懂了。他發覺那和解開數學題的美感在本質上是相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