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2日 星期三

惡意 悪意(あくい)

惡意
悪意(あくい)
東野圭吾——
婁美蓮——
獨步文化出版
此小說是「加賀恭一郎系列」的第四本作品。


不知為什麼,日高並沒有馬上附和我的話。他依然面帶微笑,眺望著窗外的風景,將咖啡喝光後,他陰沉地說道:「是我做的。」

「是我殺的,我把毒丸子放到院子裡,只是沒想到事情竟然會這麼順利。」
聽到這些話從他嘴裡說出,我還是以為他只是在開玩笑。然而他雖維持一貫的笑臉,卻不像在開玩笑。


著名小說家日高邦彥在家中被發現死於他殺。刑警加賀恭一郎在調查的過程中,對日高的好友、兒童小說家野野口修所寫的「案件相關筆記」產生了興趣。他通過偵查和推理之下,對野野口的筆記產生了疑問。最終犯人的身份明確了,但犯人對自己犯案的動機卻三緘其口……。

日高 邦彥(Hidaka Kunihiko)
被害者。暢銷小說家。

野々口 修(Nonoguchi Osamu)
主要創作兒童文學的小說家。以前曾是語文教師,是加賀教師時代的前輩。日高邦彥的兒時玩伴。

藤尾 正哉(Fujio Masaya)
已故。日高和野野口的兒時玩伴。日高的作品《禁獵地》以他為人物原型而創作。

藤尾 美弥子(Fujio Miyako)
正哉的妹妹。為了抗議日高將哥哥的經歷寫成小說而屢次拜訪他。

日高 初美(Hidaka Hatsumi)
日高的前妻。因為交通意外而去世。

日高 理惠(Hidaka Rie)
日高邦彥的第二任妻子。

加賀恭一郎(Kaga Kyouichirou)
初登場時是大學生,畢業之後曾當過教師,但因為學生之間發生的某件事,認為自己沒有資格做教師而辭職(※出自《惡意》),然後跟父親一樣成為警官,在練馬署搜查一系擔任巡查部長。之後調配到久松署,如今在日本橋署,職位是警部補。
身形高大健碩。因為五官深邃的關係,逆光看的話會好像有黑眼圈和尖下巴。因不吸煙所以牙齒很白,笑容很爽朗。周遭的人對加賀的印象是:外表不錯、很受歡迎的樣子。

(以上作品簡介及角色介紹引用自Wiki



小說章節以野野口修的筆記和加賀恭一郎的獨白來區分。
小說共有九章,在第三章就幾乎確定犯人了。
筆記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讀起來也滿有趣的。

剩下的,就是這本小說的關鍵,動機。

「老師和學生的關係是建立在一份錯覺上。老師錯以為自己可以教學生什麼,而學生錯以為能從老師那裡學到什麼。重要的是,維持這份錯覺對雙方而言都是件幸福的事。因為看清了真相,反而一點好處都沒有。我們在做的事,不過教育的扮家家酒而已。」
是什麼樣的體驗讓他說出這樣的話呢?我不瞭解。(p.85) 

日高的《螢火蟲》這本小說似乎也是這起事件的重點之一。

《螢火蟲》描寫的是一個老男人和他年輕妻子的故事。男的是位畫家,妻子原是他的模特兒。不過,事實上那位妻子是位雙重人格症患者。妻子的其中一個分身有位年輕情人,兩人正計畫著要謀殺畫家。不過,另外一個分身卻對話家忠實,且打從心底愛他。畫家考慮著是否該將妻子送進醫院治療。但治療並不保證被留下的是愛著畫家的那個分身。

之後,加賀在野野口家找到了一張女子的照片。照片中的女子經過確認之後,是日高邦彥的第一任老婆,日高初美。

……

說真的,我滿喜歡這本小說的。
尤其是野野口修的筆記,這樣的寫法滿吸引我的。從人物的對白和用詞都可以清楚感受到野野口修的情緒起伏。


「令他害怕的,並非暴力本身,而是那些討厭自己的人所散發的負面能量。他從來沒有想像過,在這世上竟然會有這樣的惡意存在。」(p.227)

另外一本日高的小說《禁獵地》也是關鍵。
這本小說是以濱岡的立場來鋪陳的。故事一開始說到,平凡的上班族濱岡,某日早晨從報上得知某版畫家被刺殺的消息。於是濱岡想起,被殺害的版畫家仁科和哉正是中學時欺負自己的頭號魔頭。

再看一次第一章野野口的筆記,裡面是這樣形容這本小說的。
內容描寫某位版畫家的一生。實際上作品中的主角是真有其人,是一名叫作藤尾正哉的男子。藤尾正哉和我(野野口修)以及日高讀的是同一所國中。這部作品中寫出藤尾正哉以前做過的一些不太光采的事情。特別是他學生時代的各種奇怪行徑,日高幾乎是原版重現。


不過,就算真被逮捕了,你也非得隱瞞真正動機不可。對你而言,那真正的動機被公諸於世,比起以殺人罪嫌被逮捕還要可怕千百倍。(p.276)

我想起十年前親身經驗的某件事。你還記得嗎?我們班的小孩在畢業典禮之後,用刀子刺傷了一直以來欺負他的學生。當時那個欺負人的主謀曾說過了這麼一句經典台詞:「總之我就是看他不爽。」(p.283)

評價:8.5 / 10.0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