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4日 星期日

如果那天我沒死 The Big Picture

如果那天我沒死
The Big Picture
Douglas Kennedy——著
蘇瑩文——譯
人生只有兩種真正的悲劇。
一種是得不到所要;另一種,是獲得你想要的一切。
——王爾德
時間是凌晨四點,我連續幾個星期沒睡好覺,而寶寶現在又開始哭了。
故事從令人煩躁的寶寶哭聲開端,作者花了好常一篇來敘述主角那殖民時代風格的房子,文中多次出現了殖民這樣的詞,我想也暗喻了主角的人生……
前半都是這樣鬱悶的氣氛,主角各式各樣的抱怨、夫妻間的冷漠與爭執、奢侈但卻不存在任何快樂的物質生活以及無能為力的攝影夢。
在這樣受挫的追夢過程,終於他的父親來探望了他。
「班,金錢就是自由。你擁有越多財富,你的選擇便越寬廣。」
之後,班參加了法學院入學考,並考得了高分。在屢次的受挫後,他再次感覺到自己的勝利……。在順遂的法律職涯中,班一路的往上爬,但卻覺得無聊又愚蠢,也沒有獲得他所希望的自由。
文中常有主角自己的幻想和內心的對話,對任何的事情他總是以悲觀、負面的角度來看待,彷彿他的整個世界都討厭他。
而故事的轉折正是在他和情夫蓋瑞的對峙,他將自己的憤怒、人生的無趣都一次發洩在情夫上……

然後,他決定重生。
他規劃出了審慎縝密的計劃,讓律師班哲明·布瑞佛死去,而自己成為攝影師蓋瑞·桑瑪斯。

本書最厲害的在他細緻的描述手法,每一樣的細節都很精準的描述,劇情的發展讓人思索怎樣才是滿足的人生,財富、夢想、還是只是單純的幸福家庭。在班的故事裡,並不能同時擁有這一切。
當然了,在某些日子裡,我看著山谷,覺得自己彷彿生活在一個恐怖的笑話當中。同樣地,在某些夜裡,我會再次看到蓋瑞地下室裡的那一幕,我真想知道如果自己沒伸手去拿玻璃瓶,現在的我又會如何?
幻想成了現實,然後又再度化為幻想,也許班從最一開始的失去就已經失去了。